汇源破产重整 拟向社会公开招募投资人
2021-06-03 08:15:04 来源:

北京青年报记者6月2日了解到,北京破产法庭发布公告称,为了尽快推动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重整工作,最大限度地保护债权人、债务人和其他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拟在汇源食品预重整期间向社会公开招募投资人。

意向重整投资人净资产不低于5亿元

根据公开招募投资人的要求,意向重整投资人应当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设立并有效存续的企业法人或非法人组织,具有较高的社会责任感和良好的商业信誉;近三年没有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未被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不属于失信联合惩戒对象。

与此同时,意向重整投资人的实缴注册资本应不低于2亿元,且最近一年意向重整投资人经审计的资产总额应不低于10亿元或净资产不低于5亿元。入选者应根据临时管理人要求缴纳投资意向金2亿元,尽调保证金自动转为投资意向金(不含利息)。

公开资料显示,汇源食品成立于1994年12月12日,法定代表人朱燕彤,注册资本3.2亿元。股权穿透可以发现,汇源食品的股东为河北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持有汇源食品股权比例100%。

此次预重整的汇源食品,是汇源果汁旗下的核心资产,也是汇源果汁的运营方。截至目前,汇源食品在北京、上海、长沙等地拥有分公司5家、全资子公司9家、参股公司3家。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汇源食品拥有多条世界先进的果汁饮料罐装及饮用水生产线,多年来,汇源果汁销量及市场份额持续领跑中高浓度果汁市场。

汇源败落的转折点是可口可乐收购事件

说起汇源的败落,不得不说其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可口可乐世纪收购事件。毕竟在此之前的2007年,汇源果汁刚刚带着国内果汁市场巨无霸的身份登陆港股,超24亿港元的募资规模成为当年港股最大IPO,当年汇源果汁营业收入26亿人民币,赚了6.4亿净利润。

2008年,可口可乐宣布将以约179.2亿港元巨资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股份。此事引发轩然大波,坊间几乎一边倒地认为汇源“外嫁”是民族品牌的损失。收购最终因《反垄断法》被商务部否决。

而这一收购案的细节在2012年被披露,此时人们才了解当年汇源创始人朱新礼称“汇源是心甘情愿嫁给可口可乐的”是一句真心话。

为了准备可口可乐对汇源的收购,提高资产评估价值,让汇源卖个好身价,朱新礼也想了不少办法。比如大举扩产,在可口可乐宣布收购汇源后,在等待商务部审批的半年时间中,朱新礼加速上游布局。事实上,朱新礼曾亲自表态称,可口可乐计划收购的上市公司仅是当时汇源集团约1/3的部分。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根据公开的报道,2008年下半年,汇源果汁在湖北钟祥、安徽砀山和山东乐陵投资三个水果生产加工基地相继建成,10月份,汇源果汁投资3亿元的平邑项目落成,配合11月即将全面投产的广东惠州果园基地,汇源近两个月向果汁上游产业投入总计将达到20亿元。

这也直接导致了可口可乐世纪收购案告吹后,朱新礼本来可以到手的74亿港元告吹,汇源集团资金流紧张,为其后巨额负债埋下隐患。

此外,由于收购后不再需要销售团队,对收购信心满满的朱新礼裁撤渠道,来减少成本,提高利润率。根据当时披露的数字,为了准备与可口可乐“联姻”,汇源完全裁撤了销售团队,全国21个销售大区的21名省级经理已基本离职,员工人数从2007年底的9722人减少到2008年底的4935人,销售人员则从3926人减少到仅剩1160人。收购案折戟后,汇源不得不重新组建销售团队。

最后,朱新礼还为上市公司装入资产让公司评估价值进一步提升。收购案被驳回,上市公司受装入资产折旧影响,在2008年之后,汇源果汁毛利率最低曾经低至26%,这在平均50%到60%以上高毛利的食品饮料市场是一个低得惊人的数字。汇源随后开始大幅剥离资产,才逐渐使得毛利水平得到一定幅度回归。

停牌近三年后汇源终被港交所除牌

可口可乐收购案被驳回,对于朱新礼来说并不是一场“可有可无”的合作告吹这么简单,它带来的是被严重伤害的销售网络,被资本开支不断吞噬的利润和透支的资金流。2009年,汇源业绩首次出现亏损,净利润为-0.99亿元。不断失血导致不断加重的资本缺口,汇源的分红在2011年之后宣告终止,随之而来的是不断申请贷款和发行债券补充资本。

2016年时,汇源果汁的负债达到了100亿元左右,而到了2017年时这个数字飙升至11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1.8%。

2018年,因被指超114亿债务压顶,且存在42.82亿元违规关联借贷,汇源果汁遭到港交所介入调查,公司股票也因此被勒令停牌。

在停牌近三年后,2020年2月14日,汇源果汁因未能履行复牌条件,被港交所取消上市地位。不过随后,汇源果汁提交了对除牌决定进行复核的要求。

2021年1月5日,上市复核委员会通知维持除牌决定,昔日“国民果汁”汇源由此在资本市场彻底落幕。

责任编辑:zN_0315
    5544444